[收藏李博生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治玉漫谈 >

“治玉”要赋予玉以生命

发布日期:2012-07-23 13:13:05    0次阅读

 

“治玉”要赋予玉以生命

——访玉雕大师李博生

不经意间的机会让李博生进入了玉雕行业,转眼50年过去,琢玉带给李博生的已经不是一种营生,一种职业,玉已经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极为重要的一部分。

上苍的安排:与玉结缘

1958年李博生入北京市玉器厂工作,从师于老一代玉雕大师王树森学习钻研艺玉雕。儿时的他喜欢就喜欢石头,经常把各种个样的石头捡来玩,没想到在半个世纪还要多的时间里“石头”成了他最为亲密的朋友。与玉的不解之缘对李博生来说应该是上苍的安排。

因为经常一连数月吃住在闷热的雕玉车间而被人戏称为“蒸笼居士”,到30岁时他的技艺已经达到行里顶级大师的造诣。他把玉看成自己的生命,在人生的道路上雕刻着玉,同时,玉石也在雕琢着自己的人生。

一个年轻人,在一个不是自己兴趣所在的工作岗位上不免产生懈怠情绪,而就是一种不服输的心理,让李博生将这条琢玉之路越走越远。

要了解到玉的内涵,并不是完成一件工艺品那么简单,而这样一个观念转变的过程,李博生用了10年。

玉文化还有三大块的内容在里面,一个是材料学,一个是工艺学,一个是鉴赏学,构成了玉文化,你现在才知道了多少,所以就把“玩石人”的章一锤子就给砸掉了,而改为“敬石人”三个字。”从那时李大师对玉石就是一种崇敬的心理,一种膜拜的心理来对待玉石。他说:“那个时候确实从纯粹的制作,从懵懵懂懂地做到了解到它是一个民族的文化之根、民族的文化之脊梁骨、民族的文化之母的东西,觉得一下大门就开了,简直展示在你前面的叫做汪洋大海。

   “所以凡是能刺激我的,我能感悟到的东西,我能告诉人们一些什么的东西,我觉得现在需要这些,需要一些更主观的东西,而不是强调客观了;需要一些个性的东西,而不再需要那些大量的共性的东西。所以一代一代做玉的人,还有一个任务就是保证传承和创新,这值得玉文化的传播者去做这份工作。你能把你所感悟到的,学到的东西传下去。”

“治玉”而非“制玉”

明代张岱在《陶庵梦忆》中说:“吴中绝技,陆子冈之治玉、鲍天之治犀、周柱之治嵌镶…….俱可上下百年无敌手。”曾有人把“治玉”写作“制玉”,李博生却认为,制玉不叫雕玉,而应称“治玉”。 “顽石无性,巧手可治。”在李博生认为,每一块璞玉都是有灵魂的,“玉不琢,不成器”琢玉者理应表现玉以灵魂和生命。

而李博生在雕刻过程中也牢牢把握这一概念。“要赋予玉器以生命和灵魂。”李博生严肃的对记者说,治玉是一门艺术,从璞玉到精美的玉器不仅需要精湛的雕刻手艺,还需要要经过艰辛、用心的创造。只有用心理解才能创造出精品。

他认为玉是一种文化,是中国几千年来传承优秀文化的一个美好载体。玉在中国文化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玉文化,由新石器时期到现在,有上万年的历史,这条长河上万年没断过,希望大家能够正确地认识传统观念,而不是局限在某一个时空,某一个历史时期。全程来观察它,全程来关注它,你就知道从过去到现在,到将来,怎么流下去。”李博生用传统的中国风格中国气派创造出了《问天》、《开天辟地》、《放下》、《赵飞燕》、《人之处》、《玉拳套》等一件件栩栩如生、脍炙人口的精美作品。

做“活”与做“货”

因材施用是雕琢一的一种境界。“每件璞玉都是不同的,不能如同工业生产一样千篇一律批量生产。”李博生一直在强调,“治玉”是做“活”不是做“货”。

李大师身传言教,在这方面李清元对父亲的讲法深有体会。在工作室,李清元时常给学生们讲做活与做货的道理,纠正做“货”的概念。李清元认为,这不仅是叫法或称呼的不同,更关系到对玉,对艺术的态度问题。

艺术要讲究创造性,更要用心去做。李博生就经常告诫在初入玉雕世界时的李清元,只有抱定做“活”的态度,才能在作品中融入自己的独特风格,即使成不了精品也对的起自己和这作品的主人。

有个和李大师非常要好的朋友爱收藏古玉,尤其是明清时期的古玉,那位朋友对明清的琢玉工艺十分崇拜,李大师就把自己的一块手把件给他看,面对巧夺天工的作品,那位朋友一口断定哪是清代作品,直到旁人作证他才相信原来这就是李博生本人的作品,这让他惊叹不已!

李博生把雕刻作为一种艺术,更从文化概念上探求玉石的真谛。“我想应该有两个内容才能形成一种文化,一个,叫做传统观念,一个叫做价值观念,两个观念构成了文化。这个玉文化来讲,我觉得也是这两个观念,一个传统观念,怎么认识传统观念,有不少的人都说,我看乾隆时期的玉做的真好,完全集中精力来复制、仿制乾隆时期玉器这就是传统观念。错了,你只是在长河当中的一段,一个时空间的东西你把它复制再现,那不叫什么传统观念,它是源源不断的一条长河,中国这条长河和古埃及和古罗马不一样,后两者都割断过,都消失过,而中国,几千年来延续不断。”

慧眼识玉 量料于工

曾经有人请李大师雕琢璞玉,临走说到:“大师拜托您了,请您一定要做好看点啊!”李大师却转而说道,放心,就是你给我一块砖头,我也能给你雕的栩栩如生!

他竟如此自信!李大师的自信源于他深厚的势力。“含在嘴里怕化了,拿在手里怕摔了”或许能形容一般人对上好璞玉的的珍贵,但有一次李大师却亲手摔掉了一块珍贵的翡翠。为什么呢?“只有摔碎了,才能成器!”原来慧眼识玉的李大师心中早已胸有成竹,明了这块翡翠应该如何雕琢,适合雕琢什么东西。

“任何一块材料,在玉雕人手里都是一个极富个性的艺术创作。材料像什么就做什么,像器皿就像器皿,绝不能说你只会做人不会做器皿,擅长雕花儿而不会做小猫!”李大师创作追求自然之美,讲究“量料于工”看材料适合做什么就做什么,最大限度利用材料,以求达到与自然的完美统一。

由他设计创作的玉雕作品《乾坤在握》,由中国外交部作为礼物赠送给了法国总统希拉克。希拉克总统在接受这件富有中华民族文化特色的礼品时,说了三句话:“这是北京故宫的日晷;这是李博生大师亲手制作的吗?他是中国伟大的艺术家。”希拉克总统对中国,对李博生的熟悉,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意外。事后,希拉克还特别通过中国外交部转交李博生一封亲笔签名的感谢信:“我借此机会对您创作的精美玉器表示感谢,请接受我的敬意。”

从艺50载,李大师获得了无数荣誉,但说起这些,李大师依然处之淡然。50年里,经他亲手雕琢的各类玉石数以千计,而今年快70岁了,李大师还在坚持亲手创作,对他来说受伤是常有的事,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50年,一双充满富态的手变成了老茧丛生伤痕累累的手,相比荣誉,这期间的艰辛又说得清几分。玉,已然成了他生命的挚爱。

 

标签: 治玉之道

上一篇:给治玉者的建议第一部分
下一篇:2012届学员学习体会选登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