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李博生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治玉漫谈 >

礼佛 礼玉

发布日期:2012-12-13 16:10:46    0次阅读

 

  总是有感于前辈们创作题材的丰富性,多样性。大师说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有太多可供参考创作用的素材。翻开大师创作作品的目录,很多作品标题所涉及的题材并不为人常见,其中的精品比比皆是。大师所创作的碧玉和珊瑚组合的《礼佛图》是我特别喜欢的一组作品,细细品来总能让人感触颇深。

  碧玉原料采用的是“钻网子”(老玉器行里的行话)取出中间玉肉较好的部位后剩下的边角料;经过大师巧妙的安排设计,其中较厚的两端雕琢出两个供养人,中间较薄的地方处理成主佛的背光。背光前是一尊采用关公脸红珊瑚塑造的观世音。在这件作品中,大师塑造的观世音与供养人在形体上的比例成巨大的反差,不同于人们印象中庙堂上常见的主佛与供养人的比例关系。或许在玉料上,成材的珊瑚与碧玉的体量本就相差许多,但大师精心安排的这种人物形体对比关系确是之前不曾用到过的,其对比关系营造出深远的空间感,供养人庄严肃立在他们供奉的佛的两侧,虽说体型较大,却让人感觉他们隐在幽幽的殿堂里,不曾夺去人们的注意力,然后有一束震撼人心的光从碧玉的背光上透出,把人们的视点紧紧拉到停留在珊瑚主佛上。主佛体态婀娜,神情淡然自若,与供养人的严肃形成强烈反差,也打破了人们的传统中佛与供养人印象观念。

  这让我不禁想起早期动画片天庭的形象,天王力士们个个身材庞大,如擎天柱一般守卫着天庭,而主神仙们却是仙风道骨,轻飘飘踏着祥云云游。我想有能力的人不一定是在外形上依靠体型或者夸张的形体语言给人威慑,让人服从,一种自然状态下让人臣服的平静淡然才具有更强大的气场。

  在形式上,大师为了凸显供养人的庄严严肃,两者手持莲花,虽性别不同,但两者的衣纹组织和走向基本一致,在构图上绑定了对称的形式。背光处理上,简洁勾勒的纹饰不去争抢人们的目光,简而化之,这样取得的庄重效果与主佛的轻盈婀娜所带来的对比效果是非常美的。

  红绿配在人们固有的观念中是脏色组合,这两个颜色组合总是难登大雅之堂。而这组作品中正是借用了红绿色组合,在颜色上就深深的吸引到人的注意。绿色在其中退居幕后,深邃幽远,红色娇俏夺目,正应了万绿丛中一点红的点睛效果。非但没有让人感觉脏乱,反而让人为之叹为惊鸿。我想这是大自然赋予玉天然柔润的颜色,大师巧妙安排设计,才会有如此的惊艳.差别再大的颜色,这也让我们学到只要对玉料运用匠心独具,就会取得让人意想不到,百看而不倦的效果。

  最值得称奇的是在作品中,不知何处聚过来的佛光恰到好处的萦绕在主佛的身后,如同天光恰如其分的洒在主佛身上。让观赏者的心不由的肃穆安静起来,发愿礼佛之念油然而生。大师讲解说,背光处正好是原料的最薄的地方,在做活的过程中渐渐变得更薄时,那种玉的润透就自然成就了这番奇妙的景象。 

  大师说我们所做佛教题材的作品很多,目的并不是让人去皈依佛门,而是让人多多去领悟其中的禅意,并将其融汇在做玉过程中;大师说在这组作品中,他选取的是庙堂之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画面,把欣赏者所处的空间体会成庙堂的空间,在观赏时每个人都是在朝拜自己心中的佛。正如佛家所讲的:人人是佛,心中有佛的理想化境界。

  大师把玉比作大地的舍利,我想这应该就是对玉最精华的概括了,无怪千百年来人们对玉的喜爱有增无减。大师说自己是幸福的,以玉作为自己的信仰,从事着喜欢的事业,每日与玉为伴,在琢磨玉的同时,玉也在不断的完善着自己。已走过五十多个春秋,直至今日,每一件活都要亲自动手设计出胚,并在过程中严格把关,我想这是一般人所难以做到的,让人由衷的敬佩。跟随大师学习的这些日子,我深深被大师对待玉的态度所感染,大师所提倡倡导的玉文化,是那么高的一种高度,值得我们一生去追寻。我也总在想,一个人总该要有信仰,我辈虽不是佛门弟子,却也该学习佛家的修行。我想我也要坚持以玉为信仰,乐在其中,而我也将是幸福的。礼佛礼玉,让人内心饱满而强大。

                                           李博生大师工作室学员   王晓东

                                                   2012年11月

标签: 礼佛

上一篇:给治玉者的建议第三部分
下一篇:最后一页